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黄埔军校同学会  >  黄埔军校  > 正文

黄埔校军在北伐战争中的表现

日期:2016-05-04 13:55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北伐战争,是一次武装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战争。从1926年7月广州誓师出征,到1927年夏天,短短一年时间,席卷东南各省,连克武汉、南昌、南京和上海。战斗之烈,取胜之速,军威之盛,实我国现代史上所罕见。在这次战争中,黄埔军校师生高举北伐大旗,奋勇当先,历经百战,血溅山河,为震动中外的北伐战争创立辉煌战功,黄埔军校的声威也进入高峰。

  北伐是孙中山先生的多年愿望。在黄埔军校建校不久,他就发表《北伐宣言》。由黄埔军校第1期学员随从护卫,他亲往韶关督师,向北进军,因广州商团叛乱而中止。周恩来则力主“将革命思想传到全中国”,在惠州追悼阵亡将士大会上,更明确号召:“第一,统一广东;第二,统一全国;第三,打倒帝国主义。”当年投奔黄埔任教和就学的多是国共两党所输送的富有革命思想的人,他们在孙中山革命的三民主义和马克思共产主义哺育下,进一步树立了为国为民的雄心壮志,为贯彻军校宗旨而英勇奋斗,积极参加北伐。黄埔军校前几期学员毕业时都宣誓,“决志于广东统一之后,更努力于全国统一”,“为主义而奋斗,为主义而牺牲”,“以达国民革命的目的,以求世界革命的完成”。由此也把孙中山三民主义和马克思共产主义革命思想溶为了一体,带动了师生在军校里同场操练,同窗切磋;在战场上生死共赴,并肩作战。

  北伐军的阵容和实力,是以黄埔军校师生为主要支柱的。通过统一广东的历次战斗,以教导团为核心骨干起家,一年之间已先后从校军、东征军、党军,进而扩编成国民革命军,都依赖于黄埔军校的军事和政治骨干为基础。他们以统一广东的威望,赢得领居国民革命首脑和主干的地位,在北伐军总司令部各军事中枢部门担任重要职务。蒋介石以校长盛名出任国民革命军、北伐军总司令,副校长李济深任总参谋长,教育长邓演达任总政治部主任,校秘书长邵力子任总司令部秘书长。黄埔第一期毕业生蒋先云任总司令部侍从机要秘书,金佛庄任总司令部警卫团长。鲍罗廷和加伦等苏联顾问分别任政治总顾问和军事总顾问。

  在各军事部门内,由黄埔军校教官任处长的很多,在司令部的14个处中:由校办公厅主任张定潘任参谋处长,校入伍生总队长张治中任副官处长,校管理部主任林振雄任海军处长,校军械处长杨志春任军械处长,校学员总队长严重任秘书处长,校军需部主任俞飞鹏任训练处长,校军医处长金诵盘任军医处长,还有教官陆福廷任交通处长,徐桴任军法处长,褚民谊任审计处长。除军务、航空、军需和征募4个处外,由黄埔军校教官任处长者共10人,占78%。人数比重之大,地位之重要,实非其他革命武装组织可比。

  1926年7月9日,北伐誓师大会在广州东校场举行,李济深亲任誓师大会总指挥,张治中任司礼官,钱大钧率领第一军第二十师任大会警卫司令。在大会上,举行了总司令及各军将领授印、授旗和阅兵式。国民政府高级官员、广东工农商学各界人士都参加大会,盛况空前。留校教授部主任李铎和训练部主任吴思豫,分率军校长官和军校武装学员到会祝贺,潮州分校学员来电请缨出征。第四军叶挺独立团中的黄埔生、共产党人数最多,他们先于誓师大会前荣任“北伐先锋”,挥军挺进湖南,为北伐军首传捷报。

  国民革命军第一至第八军,是最早出战的主力,除第五军留守外,其余分东、西、中3路水陆兼程,昼夜进发,开赴进攻出发地点,待命出击。黄埔军校教官和学员,除在总司令部任职外,共计各期教官和第一至第四期毕业生,第五期学员,第六期入队生,学生军、军士教导队,高级班学员,各分校学员共计达3.3万多人,不管在前线或后方,实际都直接或间接投入到北伐战斗中去。

  黄埔军校师生担任军、师、团长、参谋长、各级党代表、政治部主任的人数很多,使北伐军的军事和政治素质都得到了有力加强。其中较多集中在总司令部的直属团、队和第1军所属各师,有的分散在各北伐军中担任基层连队的军事和政治骨干。在北伐军任军级领导的,有军长何应钦、军党代表缪斌、军参谋长叶剑英、副军长王柏龄等;主要由黄埔师生任师长、师参谋长、党代表、团长和政治骨干的,有王柏龄第一师、刘峙第二师、谭曙卿第三师、冯轶裴第十四师、钱大钧第二十师、严重第二十一师、陈继承第二十二师及张贞独立师等。第四军叶挺“独立团”中,有黄埔教官杨宁(朝鲜人)、袁炎烈,第一期毕业生周士第、曹渊、许继慎、董仲明、胡焕文,第二期学员吴道南、练国梁、卢德铭、张堂坤、蔡晴川等,分任参谋长、参谋、营长、连长、队长和政治骨干,他们都是共产党员,战斗尤为英勇。参战的黄埔军校师生和武器数量,相当于两个军的实力。黄埔师生是北伐军的重要力量,他们冲锋陷阵,破敌攻城,立下战功。

  在著名的汀泗桥之战、贺胜桥之战中,黄埔师生与兄弟北伐军共同战斗,最先突破敌军阵地,为克天险、破要塞立下首功。他们带动全军歼灭吴佩孚主力,打破敌阵大门,为北伐军扫荡湘赣敌军,长驱直进铺平了道路。武汉之战,由邓演达担任攻城司令,第四军叶挺“独立团”主攻武昌城,刘峙第二师投入战斗,随军第六期入伍生也参加挖地道攻城,最后胜利破城。

  在湘鄂战场的第三、第四、第八军进军河南,打败奉军,进占郑州。军中黄埔生英勇赴敌,慷慨牺牲。南昌之战,王柏龄第一师、刘峙第二师与第六军各师部队与孙传芳强敌展开恶战,两次攻入南昌又两次撤出,牺牲惨重。师长王柏龄陷入重围,在前线失踪20余天。第三次是兄弟军驰赴增援,金佛庄也率部投入作战,首先进城,终于全歼孙传芳江南主力,确保总司令部进驻南昌。

  东路军何应钦、王俊为总指挥,率谭曙卿第三师、钱大钧第二十师、冯轶裴第十四师、张贞独立师和潮州分校炮兵团向闽浙战场进军。严重第二十一师、陈继承第二十二师转战浙赣各地,胜利攻取杭州城。闽省敌军闻吴佩孚、孙传芳接连败北,都畏惧北伐军的声威而无法抵抗,福州守敌举旗投降。孙军总司令周荫人被擒,浙闽两省很快被光复,北伐各军再向江苏前进。以黄埔师生为主力的部队先后云集江苏战场,迅速占领孙传芳的最后巢穴南京、上海,继而渡江北上进占徐州。这时,北伐军从最初的8个军,不到1年就扩充增编为30多个军。长江流域中下游各个省,大半个中国均为北伐军所有,创我国武装反帝反封建的鼎盛时期,黄埔师生在其中建立了功勋。

  共产党人是北伐前线和后方政治战线的主力军。恽代英、聂荣臻等先后开赴前线。留校的熊雄、安体诚、张秋人、萧楚女、杨其纲、王懋廷等仍是军校主要骨干和核心。黄埔军校出版的《黄埔日刊》、《黄埔潮》、《革命军》,武汉分校出版的《革命生活》,各个时期出版特刊、专号,以及供学员用的政治读物、讲义、课本,都大力进行革命教育,鼓动投身北伐斗争。《黄埔日刊》被称为“东方人民的角号”,中外发行,日销5万份,影响之大,为国内普通报刊所难以匹敌。《黄埔潮》周刊奉命发往北伐各军每营1本,第一军所属各师以黄埔师生特多,则每连1本,用以传递信息,鼓舞士气,指导战斗。在军校书报刊中的宣言、通电、社论、短评、传单大多出自共产党人之手。恽代英、熊雄、萧楚女等人尤以文才出众著名。由于师生们分散在各军、各地、无论前线和后方都配合作战,于是形成一支既分散又统一的政治劲旅,与军事进攻并驾齐驱。为鼓舞士气,瓦解敌军,争取民心取得显著效果。

  在北伐战争中,还有一批活跃在敌人后方的黄埔军校师生。他们在北伐军出师前后,深入敌人营垒,隐姓埋名,瓦解敌军,在无形战线上同敌人开展斗智斗勇的斗争。他们或请缨或受派都能勇敢地到敌人后方去。在河南、湖北、湖南、江苏、福建、浙江、安徽等省均派负责人执行这种任务。军校教官茅延桢早在1925年底东征结束后,便到河南进行地下工作。徐向前与几位第一期同学向校部请缨,回到北方从事政治工作。1926年底,周恩来秘密进驻上海,在1927年3月领导两次工人武装起义,参加总罢工人数从36万人增至80万人。直接与张宗昌守城敌军作战的工人武装达1万多人,歼敌3个团,缴枪4000余支。直到“四·一二”事变发生,周恩来才“穿了长袍,带了眼镜,扮成商人乘船转赴武汉”。

  1925年,第二期学员王一飞,被选为革命军人代表,参加“广东外交代表团”辗转北上,从上海、南京、九江、武汉、郑州、开封到达北京,他沿途开展革命宣传。在著名的北京“三·一八”惨案中,王一飞先在天安门由陈毅拥到华表之下,登高向群众大会发表演说,然后担任游行队伍的总指挥,率队开赴段祺瑞政府门前示威,血溅铁狮子胡同,轰动中外。第三期学员黄铁民受军校派遣赴安徽开展地下工作,策反军阀部队起义。他动员马济所部陈雷一团归顺北伐军,与跟踪追击的敌军开展恶斗,边战边走,顺利抵达汉口。校政治部宣传科长王懋廷(德之)奉命举办云南籍学员政治训练班,结业后一起回原籍开展秘密工作,配合北伐进军。

  黄埔师生中的这批精锐的骨干,在无形战线上投入战斗,在城市、农村开展艰险斗争,英勇无畏,置生死于度外,以多种多样的形式在敌人的心脏里开展活动,虎穴立功。这对瓦解敌人,争取民心发挥了很大作用,使军阀、官僚、奸商、地主、土豪闻之丧胆。

  北伐军在进军途中,乘东征胜利的威望,普遍受到各地工农群众燃放鞭炮、箪食壶浆的热烈欢迎。各地工农组织如上海工会、河南红枪队、湖南农会、福建民兵、武汉纠察队势似排山倒海,震动神州。对支援北伐战争、壮大革命威势,发挥了重大作用。当年省港罢工委员会组织了3000多人的运输队、宣传队、卫生队随军远征,韶关地区农民多达万人随军北上,湖南各地农会纷纷成立宣传队、慰劳队、破坏队、长矛大刀队、敢死队等,为北伐军担任侦察、带路、送信、救护和拿起武器直接参加战斗,确保北伐军取得胜利。北伐军第一次攻入南昌城,就是当地工农群众与北伐军里应外合的结果。80万上海工人起义也为北伐军进城铺平了道路。

  黄埔师生在军事和政治训练并重的校风、校训熏陶下,皆有大无畏的敢于牺牲革命精神。从统一广东到北伐中原,牺牲约3000余人。战果巨大,深为全国百姓赞佩。

相关新闻

天下黄埔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