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黄埔军校同学会  >  黄埔岁月  > 正文

第三次长沙会战亲历记

日期:2009-03-03 09:18 来源:黄浦杂志 作者:王维本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王维本
 
  1941年我在第十军预十师二十九团担任中尉代理团副,后协助团副工作兼侦察排长,曾经参加过第二次和第三次长沙会战。这里只谈第三次长沙会战的亲身经历。

  日寇不甘于两次侵犯长沙的失败,复于1941年12月由江西通城鄂南抽调兵力,集结于岳阳、临湘共约6万余人,企图一举占据长沙。12月下旬,我第十军奉命由醴陵衡山一带调守长沙,全军3个师及军直属部队共约2万人按战区长官薛岳之命部署:第三师、一九○师守长沙城;我们预十师则部署在岳麓山、石佳冲、望麓桥一带,以保卫设在湖大的长官部前进指挥所的安全。一九○师防守在东自小吴门、东屯渡亘,北至新河、湘江,形成扇形阵地;第三师防守在东北自小吴门至东屯渡亘、南大十字路、阿弥岭之线。当时湘江东岸仅留下5只小船和划子给军部作联络之用。

  其时敌一部约3万余人已过汨罗江,尚有数量不详之敌(步骑),对我采取迂回之势。我预十师奉命于拂晓前渡过湘江。我二十九团为第一线,兵力配置是:以第一营和第三营为第一线:第一营防守区域为左至南大十字路、左家塘、阿弥岭,右至侯家塘。第三营防守区域为枫树山、雨花亭、金盆岭、冬瓜山一线。第二营为预备队,位于侯家塘、小林子冲一带。团指挥所设在黄土岭中央无线电机厂(即现在的政治学院内),我当时任中尉侦察排长,随时派出便衣侦察敌情向上级报告。

  1942年元旦凌晨约5时许,敌人集结数倍于我之兵力,猛攻我团一营前哨阿弥岭阵地,声称要到长沙过元旦。战斗十分激烈,一连代连长苏宗山阵亡。下午4时许,一营阵地被敌军突破,营长曹建业阵亡,撤退中副团长陈新善阵亡。

  在元旦的整日激战中,敌机每批三四架,一批批接连不断地前来轰炸或低空扫射我军阵地,至第二日亦复如此,这时我团指挥所仅由我排剩下的士兵保卫。1月2日上午,一架敌机低空向我袭来,能目见敌驾驶员面目,我跑到扫把塘的大道边大石牌坊下,举起枪榴筒射击该机,使该机受伤,驾驶员腿中弹后跳伞被俘,该机坠毁。不久,又见敌炮兵从东塘山向我指挥所轰击,并掩护其骑兵冲击三营的七里庙西南高地。团副曾友文命令警卫人员掩护团长先撤退,然后带着我们侦察排战士和部分警卫冲上了阵地对进攻的日军进行阻击。阻击战打得十分艰苦,日军骑兵部队轮番向我军进攻,由于地势的原因,日军的骑兵部队机动性并不强,我们用手榴弹和机枪打退了他们的进攻。后来,团副指挥我们边打边退,最后撤到了仰天湖东边的大古墓与团长会合。清点人数时,发现我们团指挥所除我之外,仅剩下了团长张越群、几名传令兵、司号长、13名警卫以及侦察排的战士。下午3时左右,敌又一小分队连续两次向我阵地攻击,均被我军击退,战斗中,我左耳震伤。而敌人更为残暴地向我发射烟幕弹和毒气弹,我士兵只能用水壶灌水打湿毛巾掩鼻防护,好多战士都因为吸入了毒气而发晕,有些甚至丧失了战斗能力,但我们仍然坚守阵地直至最后胜利。

  从元旦起与敌人激战3日3夜。敌我双方形成拉锯式争夺阵地,前后共5次,我军阵地仍然屹立不动。战斗中各师师长及副师长均亲临前线督战鼓舞士气。元月2日下午,七十三军援军已由岳麓山到王母山嘴一带,我们更加斗志高昂。至4日凌晨我前线枪声已绝,天明后师长方先觉即令各部队清扫战场。此次战役,我二十九团伤亡较大,然而用鲜血换来了胜利的硕果,保卫了长沙城的无恙,也是值得的。●

  (湖南省黄埔军校同学会供稿)

相关新闻

天下黄埔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