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黄埔军校同学会  >  黄埔岁月  > 正文

难忘的抗日征程

日期:2009-12-25 14:26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丁占福口述 铁志平 罗吉元整理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丁占福口述   铁志平  罗吉元整理

 

  1937年2月,我进入黄埔军校汉中第一分校学习,成为第十七期学员。1939年11月毕业后,正值日军从北海登陆,南宁失守。我被分配到杜聿明第五军直属军部的补充二团一营机枪连二排。南宁失守后,日军继续推进,12月4日,日军占领昆仑关。我们补充二团随二○○师被调到昆仑关前线后,调整部署,双方以昆仑关一线山地为界,暂时对峙。

  12月7日,中国军队决定反攻,目标是“攻略昆仑关而后收复南宁”。攻击部队分北路军、西路军和东路军。我们第五军分属北路军。12月17日,杜聿明召开第五军团以上指挥官军事会议,布置对昆仑关之攻坚战。他制定的是“关门打虎”的包围全歼战术,以第二○○师、荣誉第一师正面主攻昆仑关;新编第二十二师为右翼迂回部队,由小路绕过昆仑关,攻占五塘、六塘,打击南宁方面日本援兵;第二○○师两个补充团堵住其退路并阻击援军。

  战斗打响后,我们接近了昆仑关,但遭遇到日军构筑的永久性防御工事火力的拦阻,日军外围据点拉着铁丝网,互相支撑,我军伤亡很大。戴安澜提出“切香肠”的打法,二○○师和二十二师等部分头进攻,让日军不能左右支援,只能死守据点。夜晚,我们将手榴弹塞进碉堡,把碉堡炸开了花,然后逐个攻占。在僵持不下时,第五军在夜幕的掩护下,出其不意地将炮兵团突然调至第一线,集中火力猛轰日军的指挥部,炮弹炸断了日军的通讯线路,使其前后方失去了联系,日军惊惶失措,开始溃败。杜聿明要求二○○师机械化骑兵猛打穷追,不让敌人有喘息的时间,于是我们乘坐着坦克、摩托等架着机枪一路猛烈扫射。很快,昆仑关周围敌据点基本肃清,日本精锐之师——“钢军”主力第二十一旅团已成瓮中之鳖!12月30日,突围无望的500名日军残余放火自焚。中国军队胜利攻克昆仑关。此役全歼日军第二十一旅团等部4000多人,击毙该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及第四十二联队长、接任中村的代旅团长坂田元一大佐等军官。

  1940年到1941年间,我们的部队开始向云南运动,这期间,补充二团一直跟着二○○师辗转疆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派出远征军赴缅甸协助英军作战。杜聿明在出征前给我们打气:“各位官长、各位弟兄,咱们要出国打仗,不打胜仗不回国,我们第五军是战无不胜的!”杜聿明的豪言壮语让官兵群情激昂。

  1942年2月初,我们一进缅甸,战斗就在缅甸的瓢背打响了。英军在我们二○○师的右翼,我们配合英军防守,但是英军与日军交战时一触即溃,日军直追不舍,使得我们孤军奋战,伤亡很大。在二○○师的掩护之下,日不落帝国的军队一路逃亡。而远征军打下沦里之后,接替英军防务,退守同古。中日两军在同古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双方均死伤惨重。在日军渐对同古的二○○师成包围之时,史迪威竟叫二○○师与同古共存亡。杜聿明急了,连忙给蒋介石发电,称不可孤军作战。蒋介石忙让二○○师突围。二○○师冲出重围,戴安澜师长身负重伤,后来在回国的路上以身殉国。战场的形势极为不利,英军将防守任务交给中国军队后,全军溃退。中国军队面临不利战局,被迫相继放弃众多要塞,败局已定,蒋介石下令回国。新三十八师在孙立人的带领下,不顾命令沿缅印公路撤往印度。而其他的部队则在杜聿明的带领下,走入有“绝地”之称的野人山。

  野人山里古木参天,不见天日,河流交错,雨季泛滥,水势汹涌,作为交通道路的河沟小渠,皆洪水汹涌,既不能徒涉,也无法架桥摆渡。工兵扎制的木筏皆被洪水冲走,有的连人也被冲没。原始森林内非常潮湿,蚂蝗、蚊虫以及千奇百怪的小虫到处皆是。蚂蝗叮咬,破伤风病随之而来,疟疾、回归热及其它传染病也大为流行。发高热的人一旦昏迷不醒,就很容易被蚂蝗吸血、蚂蚁侵蚀,最后被大雨冲洗,数小时内就变为白骨。官兵死亡累累,前后相继,沿途尸骨遍野,惨绝人寰。没有吃的,我们开枪打下树上的猴子吃,猴子肉很腥,吃下去吐出来,喝的都是沟里的雨水,晚上睡觉时,身下都是雨水,大家眼睛全都红肿。当时我们绝望了,不敢奢望能够走出野人山。杜聿明得了痢疾,被士兵们一路抬着,一只脚上的战靴磨破了,士兵们用碎布给他做了一只布靴穿着。三个月后,经过了地狱般折磨的中国远征军终于回国了。全体将士在那一刻全都抱头痛哭,部队元气大伤,没有完整的建制,有些连队只剩下一两个人。●

  (宁夏黄埔军校同学会供稿)

相关新闻

天下黄埔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