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黄埔军校同学会  >  黄埔岁月  > 正文

陆军官校第四军训班入伍生总队第二团的训练生活

日期:2012-01-01 14:10 来源:《黄埔》 作者:黄哲嗣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于陆校的《乘船证》,据当年第二团入伍生董先生回忆:“1949年6月,我在省立赣县中学毕业后,忽逢友人相告‘陆军官校入伍生招考’,喜出望外,于7月中旬前往报名,经考试幸蒙录取。8月3日从赣州出发,数百入伍生在谢连长的领导下,乘车直奔广州黄埔港,每人领《乘船证》一张,等候船期赴台。8月15日搭乘“万民轮”于8月20日抵基隆港,续转火车于8月21日抵台南驻胜利国小,旋即编队,我被编入伍生总队第2团第2营第8连。”

  关于团长胡熀,回忆录中也有一番表述。胡熀,浙江省兰溪县人,南京中央军校教导团毕业。他在印缅抗日征战时,参与了著名的密支那攻城战,曾与盟军英军第三十六师并肩作战数月。1947年2月,胡任新一军(军长孙立人)第五十师(师长潘裕昆)一四九团团长,在东北因坚守德惠,被蒋介石赐名“中正团”。之后,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在长春召开的军事会议上,代表国民政府颁授勋章给一四九团上校团长胡熀。因此胡在担任入伍生总队第二团团长时,常以乡音浓重的不标准国语对学生说:“本团长有三大荣誉:第一是中华民国只有一个中正团,我是团长。第二是东北会战后我回南京时,蒋中正总统亲自到机场来迎接我。第三我荣幸同蒋中正总统合影。”胡在职时严禁军官打骂学生,据闻,他曾看见一名军官打学生,便当场指示该学生反手打这位军官,后来他在全团讲话时提到这件事情,气愤之下竟然不慎脱口说出粗话。可见其性情耿烈刚直,对学生爱护情切,才会有如此强烈的言词举措与纯真无饰的行为表现。

  虽然胡团长严禁军官打学生,但他对训练的要求,不曾一刻松懈。后来他调任军士教导总队晋升少将,孙立人案发生后他将日籍妻子送回日本,不久却自杀身亡。当年曾在胡团受训时免受打骂的学生们对他不幸的遭遇,十分慨叹惋惜。

  陆校第四军训班全称陆军军官学校第四军官训练班。1947年10月,本班成立于台湾高雄县凤山镇,初定名为陆军军官学校台湾军官训练班,后因大陆各军官训练班相继成立,乃按序改为陆军军官学校第四军官训练班。在组织上隶属于陆军军官学校成都本校,指挥上归位在凤山的陆军训练司令部,由司令官孙立人将军兼班主任。

  1948年底,淮海战役之后,孙立人为训新军,派员前往上海、南京、武汉、广州等地,招收青年学生来台从军,先后共招收7千余人,并在凤山五块厝营房成立入伍生总队。

  入伍生总队是第四军训班的下属单位,采取陆军师的编制,下辖3个团,每团辖3营,共计辖36个连。少将总队长赵狄,浙江缙云人,庐山军训团二期。第一团团长江无畏,后来升少将,调任驻美武官,卸职后定居美国;第二团团长胡熀上校,曾率领入伍生总队第二团的学生驻扎台北,担任警卫团;第三团团长则是鲁廷甲上校。

  入伍生总队的训练在一无教材、二无教具、三无场地的情况下,一切因陋就简。总队的教官,由于年轻且求好心切,对入伍生的管教非常严格,有时会对操课表现不佳的学生处以体罚,但大多数排长对学生都关心爱护有加,相处和睦融洽,关系良好,在孙立人将军耳提面命的:“带兵之人必须要作之师、作之君、作之亲”训示下,训练这批入伍学生。

  孙立人将军常在每一阶段前来考察训练进度。将军气宇轩昂、英姿挺拔,在仪态上实为高级将领之翘楚,总是穿着一条已洗成灰色的人字布军裤,一双浅咖啡色的马靴,除了开会,他随时都与士兵在一起,听上课、看出操、参加打野外与演习,将军站着时习惯双手插腰或双手付于胸前,态度稳重庄严,虽不擅辞令,但讲起话来却让人倍感亲切而具说服力。特别是孙在视察中经常亲自示范正确动作,一面做卧倒匍匐前进的慢动作,一面讲解,真不愧是美国弗吉尼亚军校的高材生、二次世界大战名将。

  入伍生从军初时物质困难,每人只发一套军服,正式集合时才穿,洗衣时将部队带到河边,衣服脱下洗净后,晾在河滩上晒干。开始伙食每人每天老称21两米,之后才略有增加,天天白水煮空心菜或黄豆,一星期加菜一次,不过多几片肥肉而已。每月薪饷为新台币12元,除购买红短裤外,就连编织草鞋的材料都用自己的薪饷,可以说除了膳宿外,同学们几乎身无分文。当时有位同学,草鞋编织技术一流,不擅编织的同学,就完全委托他代织,听说这位同学生财有道,赚了不少代工费用,事后大家谈论此事时,认为他脑筋动得太快了。

  入伍生总队之内务,可用“被毯刀切、寝具平整、床景贫乏、地板光洁,严肃中带萧瑟,清新中带固执”来表达较为中肯。盖内务系陶冶学生耐心、细心、整洁心与服从心,因此长官要求极严,每天早上6时,教育班长与值星班长必监督同学们着装及摺被(毯)整床,排装具什物于定位,毯被须摺成豆干方块,四个棱角分明,再根据两边床头同学所牵内务绳,罗列整齐,几十位同学被褥寝具成垂直直线,若稍有歪斜,即罚两腿半分弯于床前。由于早起盥洗,整理内务匆促,顾此失彼大有人在,受罚者屡见不鲜,日后也养成清洁卧房的好习惯。

  入伍生在艰苦生活中,吃住都欠理想,操课时间由队职官紧密掌握,甚至连写家书寄信的时间都没有,夜间就寝时,8人睡一张蚊帐,闷热拥挤之下有时难以成眠。值星官查铺时,发现有同学辗转反侧,即向其询问原因,得知他们急欲写信回家,便请其到排长房间写信,并且提供信封、信纸及贴好邮票,为他们投邮寄出,同学们感激之情,实在令人难忘。

  1950年夏,入伍生参加第四军官训练班第十九期考选,8月开学,次年3月毕业。

  这批入伍生可谓人才济济,他们不论从戎或解甲后改行他业,在职场上都有杰出的表现。在军中有高级将领,在教育界有大学教授,在文艺界有知名作家,在司法界有“高检署”检察长,在警界有警察局长等,其中有陈廷宠(陆军上将,曾任台陆军总司令),毛梦漪(陆军中将,曾任台陆军副总司令),徐文彧(陆军中将,曾任兵役处处长),范英(陆军少将,曾任“国防部”史政编译局局长),缪纶(陆军少将,曾任青年日报社长),柯尊三(大学教授,曾在淡江大学管研所、政战学校研究所担任教授、系主任),张明文(留美光学博士,曾任“中央大学”光学所所长),吴延玫(文学作家,曾任著作权协会理事长)等。●

  

  

相关新闻

天下黄埔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