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黄埔军校同学会  >  黄埔研究  > 正文

一只黄埔军校的 孤品花盆

日期:2010-07-13 09:57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李学锋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李学锋

 

  “碾冰为土玉为盆”。这是一只我收藏的黄埔军校留传到今的孤品花盆。它的真正价值,当然不应仅仅以一只花盆的器物概念来作判定。然而令人称绝的恰恰又在于,它是一只花盆。

  有识者深晓:“花”,是黄埔的一个重要意念。“以血洒花,以校作家”,是黄埔诞生之际的鲜明告白(亦恰是此盆上的鲜明印记)。血者,先烈之血;花者,主义之花。故而“血花”,即为黄埔的著名的当家品牌。血花剧社,血花杂志,血花书社,血花世界,在那个年月里尽展风采。有花者岂可无盆,好盆中绽放好花。我道是先有盆而后有花,黄埔这树灿烂红花,又何不正是在此一盆中,孕育,发芽,长叶,开花……

  它和黄埔一起诞生。有黄埔就有了这只花盆。它,见证过血,承载过花;它聆听过中山先生的开学演讲,它看见过“陆军军官学校”的牌匾挂上校门面对珠江……

  现在,让我们好好端详一下,这个国家级的宝物。

  外径37.5公分,高28公分,是一件大器,直如一尊画缸。纯净肥厚的甜白地,釉下黑字略加红彩描金,景德镇窑口的一眼货。正面,交叉的党旗国旗的官家标准图案,工楷大书“和平奋斗救中国”,下书一行“中华民国大总统孙文”和篆书红印,再下是中山先生“校训”全文。背面,一排隶书大字令人心旌摇荡:“陆军军官学校成立纪念”,其下竖书“陆军军官学校校歌”全文。盆沿作十二瓣凸起绘描金勾连纹,盆内下部规整露胎,满釉的盆底环列金水楷书:“民国十三年省立窑业学校制”。这件物品,沉重坠手,弹之嗡嗡如同洪钟,完美明净又似刚出窑一般。所有的信息精准无误:最早被认为的校训不光是“亲爱精诚”,还有正面这篇“黄埔军官学校训词”,以后更演进为“国歌”。最早的校歌也不是“怒潮澎湃党旗飞舞”,正是背面这首戴季陶所作的“莘莘学子”,从这只盆所见,原始开篇应为“军事学子”,并且不止四段而为五段,多出原第四段歌词如曰:“纪律神圣,重于生命,服从遵守,革命军人本性”。这首原词不见经传,此物的现身填了一个史料空白。可以判定:这是黄埔筹备之际,那个专门的筹备委员会从江西定制的礼庆物品。因为当时赣省是孙传芳的地盘,连从这里招生都只能暗为,属地决无何人有何可能去庆祝或纪念什么黄埔;即使广东内部,各方对这所军校多怀鬼胎,只有觊觎何来庆贺。所以,这只花盆的物主,只能是黄埔自己,而且只能是黄埔校方,也只适合摆放于黄埔校内。款识上的那所窑业学校位于江西波阳,基地则在景镇,堪为此际的“官窑”,在当时那种奇特的既割据又相安而且该二孙两方关系倒还不恶的政治背景下,这当是一桩“公事公办”往来的产物。单从美瓷美器的角度,这件东西也属同类极品无可挑剔,而况如此明确的纪念与纪年主题,如此富有价值并且熔于一炉的信息,在黄埔军校的收藏中绝无仅有。它就是一尊黄埔军校存世文物中的“司母戊鼎”。经手的庄家都有一个判断:这般下功夫的东西不可能批量生产,原物应为一对,此为硕果仅存。

  一只花盆,不,一只司母戊鼎,凝着黄埔历史,将和黄埔同在。黄埔参天地兮,此盆期垂永年。●

相关新闻

天下黄埔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