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黄埔军校同学会  >  黄埔研究  > 正文

我珍藏的黄埔军校《军歌集》

日期:2011-07-01 08:40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单补生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爱好藏书者,大抵将着眼点盯在古籍善本或是稿本、抄本、民国书刊上,往往会忽视了版本的另类——油印本的收藏。因为大家不认可这是一种版本,所以油印本的图书长期被排斥于藏书界之外,不能进入收藏行列。其实,自二十世纪初以来,不少重要的作品或是文献都以油印本的形式先行面世,不少油印本的收藏价值和文献价值都非常高。比如《道咸同光四朝诗史一斑录》光绪戊申钢笔版即油印本,这是中国目前发现最早的油印本书籍。

  誊写油印,它是一种舶来品的印刷方式,亦称作“油印”。通过用特制的,笔头像针尖的铁笔,在一种表面涂满石蜡的纸上,纸的下面垫着有细密纹理,或斜纹或布纹的钢板,誊写所需的文字和表格等,或者用铁质球型笔头在蜡纸上细心磨出所需的图案来,经过手工油印机的印刷、剪切、装订等数道工序,就大功告成了。刻写蜡纸很有讲究,用力需均衡,过轻很难下油墨,印制不清楚,过重则蜡纸很容易被戳通,视操作者个人技艺之差异,刻写的蜡纸,少则印几百张,多则可印千余张。用誊印的方法还可以进行套色印刷,还可以制作艺术品,精致的作品足以与当时那些铅印的印刷品相媲美。我国在改革开放以后,随大量先进印刷和办公设备的引进,电脑打字和复印机普遍使用,油印机及所印书籍终于退出了印刷史的舞台,失去了实际用处,仅存收藏价值了。 

  我收藏的一册黄埔军校《军歌集》就是罕见的油印本,钢笔宋体版刻印(钢版分为斜纹版、布纹版、宋体版、划线版、绘画版、英文版等),册子为32开本,计68页,是用白宣纸对折装订而成,无装饰。书名《军歌集》为三个粗体美术大字,居封面中部;印行者为陆军军官学校,居上中部;出版日期为中华民国三十五年(1946),居中下部。封面最下盖一红色方形名章,经考证是原书持有人——黄埔二十一期步兵第十一大队第四十一中队学生郑吉恭的名章,其时年23岁,江西玉山人。

  《军歌集》内容由序文和目次组成,序文是由黄埔军校时任教育长、黄埔一期生关麟征所撰:“音乐代表一民族之心声,与一民族屈忍挣扎、发扬蹈厉之精神同其发展,盖音乐之功效,于个人方面,可以陶冶性情,慰藉劳苦,和乐心志,使生活畅快,无形中养成至高无尚之人格,于国体方面,可以颐悦群心,统一意志,整齐步伐,使情绪激励,无形中养成团结奋发之精神。其在军队之需要,尤为迫切,昔张良之鼓箫笙,法军之歌马赛,皆其宏效也。如人而不习音乐,即不知喜怒哀乐之节,无法以实现完美之人生,如学校与军队而不习音乐,则必流于沉闷枯涩,而无集体优美之情趣,可见,音乐关系之重大也。本校为革命之集团,亦为国民革命之策源地,二十年来,摧毁封建势力,消灭日本侵略,完成国民革命,皆我历届同学人格高尚,意志集中之所致,此种效果谓为一部得力于音乐厅之教育,亦无不可。兹编所集,皆本校同学日常所歌咏,望我全体官生特别注意学习,盖音乐之第一要件,必在谋求和谐,所有曲调之高低、轻重、长短,皆须整齐划一;音符、音律与节奏,均须配合确实。然后方能发挥音乐之作用与力量,要知人类皆具有音乐天才,唯能深明音乐对于人心风俗以及社会国家之重大关系,方能与众乐乐,明乎此,则庶几乐教风行于全国,使中国确实成为礼乐之邦,而兹编之集,其滥觴乎!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关麟征序于成都”

  目次中第一篇简易乐理分七小节(1.调号、2.拍子、3.音符、4.休止符、5.记号及术语、6.怎样唱歌、7.简易指挥法)。第二篇歌曲有36首,有中、美、英、苏、法五国国歌及联合国歌,陆军军官学校校歌(陈祖康作词,林庆培作曲),总理纪念歌,领袖歌以及凯旋、凯旋进行曲、黄埔战歌、中国新军人等等。

  《军歌集》从内容上看,多为鼓舞士气、加强纪律性,有利于军校教育训练和培养合格军官。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凯旋、炮兵歌、胜利进行曲这三首歌由著名音乐家、共产党人贺绿汀谱曲。

  在国共两党再次合作的抗战时期,贺绿汀曾当过国民党中央训练团的教官。1939年9月中央训练团(团长蒋中正)成立音乐干部训练班,简称“音干班”(班主任白兆琮,保定军校二期)。音干班以培养中学音乐教师及部队音乐干部(包括军乐队长、歌舞团音乐指导等),受训期为一年。班址设在重庆市浮图关山顶上,即“巴山夜雨寺”的上面。国民政府由南京迁到重庆后,将原有的浮图关改为“复兴关”。此时,贺绿汀与上海音专校友陈田鹤等到“音干班”任教官。期间,贺在作曲方面多产,誉为最优秀者。同时,也因贺具有共产党人身份而受到军统监视。据时任音干班少校中队附程子仁(黄埔高教班一期)回忆:“住在关上的中训团警卫组,组长是戴笠,副组长先是张建后是胡友为。胡是黄埔军校五期毕业生,毕业后留校任六期步兵科中尉区队附,那时我任少校中队附,因此交好。在音干班,我时常到他组里去谈天。警卫组的主要任务,是保卫蒋介石的人身安全,并注意共产党和其他党派的活动。胡暗中对我说,音干班的作曲教官贺绿汀是不露面的共产党,要我注意他的言行。后来他调往龙门任组长职务,仍是搞特工,前来接任他的李家杰(黄埔六期生),也同样注意贺绿汀。贺绿汀在班任教时与我很友好,我喜欢他作的歌曲,故我始终没有向警卫组汇报过贺的情况”。后来,贺绿汀离开音干班参加了新四军,并于1943年去了延安。而这本于1946年印制的军歌集则佐证了他早年所创作风格清新的歌曲,已为全国军民所喜爱并广为传唱。

  油印本《军歌集》因冠名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而显其身价不凡。《军歌集》中歌曲之作词者有民国军政要人,谱曲者有泰山北斗音乐家,可谓是民国音乐史上的一朵奇葩。在这里,关于油印版本的讨论已不重要,我想起,文史掌故作家郑逸梅老人生前说过的一句话:“油印本也是一种版本”。●

  

相关新闻

天下黄埔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