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黄埔军校同学会  >  人物春秋  > 正文

百岁开国将军曹广化的传奇人生

日期:2010-11-01 08:15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杨飞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杨飞
 
  在新中国的开国将帅中,有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安徽籍将军,他有勇有谋,屡立战功,先后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他就是少将曹广化。



  曹广化,1905年1月13日出生于安徽寿县小甸集的一户贫苦农民家里。其父母是忠厚老实的农民,靠种地维持一家人最基本的生活。在饥一顿饱一顿的艰苦生活中,曹广化慢慢长大。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懂事的曹广化不忍心看着父母操劳,常常帮父亲下地干活,帮母亲烧水、捡柴、干杂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生活虽然艰辛,但也造就了曹广化刚烈正直、嫉恶如仇、勇敢倔强的性情。

  1921年,16岁的曹广化进入芜湖省立职业学校学习。曹广化深知学习机会的来之不易,因而格外用功,加上他天资聪颖,各门功课都取得了优异成绩,深得老师器重。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马克思主义在安徽得到传播,一大批进步学生接触了马列主义的宣传,曹广化也是其中的一位。当时,在曹渊等人的影响下,曹广化很快便为革命道理所吸引,他联想起自己家乡贫困的现实,心中燃起了对封建官僚、地主、军阀阶级的刻骨仇恨。曹广化积极参加芜湖的学生运动,还与在芜湖读书的寿县籍同学薛卓汉、曹渊等10余名学生组织了“爱社”,进行革命宣传活动,并同家乡的进步青年知识分子联系,推动家乡革命形势的发展。

  因组织“爱社”的机缘,曹广化与同乡曹渊结下了深情厚谊。曹渊幼年曾随激进的民主主义革命者张树侯读书,受革命思想启蒙,1921年秋考入芜湖省立职业学校后即被选为学生会主席,稍后还组织了职校马克思主义读书会。1924年,曹渊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第三队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9月5日,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叶挺独立团第一营营长的曹渊在武昌攻城战中不幸牺牲。曹广化投身黄埔军校、加入中国共产党,都与曹渊对其影响有关。

  1924年夏,上海大学党组织派党员胡萍舟和凤台的吴云等6人回原籍寿县、凤台从事革命活动。当时寿凤两地失学学生较多,他们回来后经过商量,决定利用这一条件,发展党团组织,培植革命力量。经过积极的筹备,他们在寿县小甸集曹小郢子开办了“淮上中学补习社”。

  补习社距小甸集仅2余华里,它成立后曹广化即进入该社学习。当时,补习社招收了三四十名失学青年,讲授《社会进化史》、《唯物史观浅说》等进步课程,介绍国内外形势,传播革命思想。在补习社的教育和胡萍舟、吴云等人的言传身教中,曹广化的思想认识有了很大的提高。



  1925年5月,曹广化在得知黄埔军校本校及上海、汉口、开封各国民党党部同时招收入伍生的消息后,想起好友曹渊的嘱咐,便赶赴开封报考。经过统一考试,曹广化被取录为黄埔军校第四期生,他遂由开封奔赴广州。路上,为安全起见,曹广化还一度化名为曹延民。

  曹广化在军校里接受了入伍生的各项训练,对步兵操典、射击教范、战术学、兵器学、交通学、筑城学、军制学、制式教练、战斗教练、实弹射击、野外演习等都有所接触,为其以后指挥革命战斗打下了基础。曹广化在军校里还有幸聆听了周恩来等人的精彩演讲,阅读了一些进步书籍,受到了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政治觉悟提高很快。

  然而就在曹广化在黄埔军校内努力操练、立志学成报国之际,由于身体方面的原因,他不得不辍学,离开了曾为之魂牵梦绕的黄埔军校。以至于日后每想起此事,曹广化都嗟叹不已,深感遗憾。

  曹广化从黄埔军校辍学后,顶替寿县因故未来参加学习的赵屏东进入广州农讲所学习。他在这里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彭湃、恽代英等革命家的授课,学习了革命理论、研究了农民运动,使自己的政治觉悟和理论水平都得到很大提高。

  鉴于曹广化在各方面已达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组织上批准了他的入党请求。从此,倾心革命的曹广化正式踏上了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光辉历程。



  1926年9月,曹广化从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结业,惦记着家乡的革命事业,他随即回到合肥地区,按照党的指示和组织原则,与崔筱斋、胡济等人在合肥北乡双河集崔家祠堂成立了中共合肥北乡支部,直属时在上海的党中央领导。该支部是合肥地区最早的共产党组织,也是安徽全省乃至全国较早的中共基层党组织之一。北乡支部成立后,曹广化等人积极深入群众,宣传共产党主张,培养和发展党员、壮大革命队伍。

  为贯彻中央“开展农运”的指示,曹广化、崔筱斋、胡济3人又于这年11月在崔小圩秘密筹建了“安徽省农民运动委员会”。该会成立以后,一直和上海的中共中央保持着密切联系,通过信件汇报工作和接受党中央的指示。在这段时间内,曹广化还利用各种关系,通过单个串联发动农民,动员他们起来革命,迎接北伐革命军的到来。

  “安徽省农民运动委员会”成立后不久,在曹广化等人的艰辛努力下,双河集以及附近一带地区便相继建立了5个农民协会,从而成为合肥地区最早一批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农民协会组织。正因为如此,中共中央于1926年11月15日在“目前农运计划”第三条中,还将合肥列为全国开展农民运动的中心地区之一。

  1931年3月,中共中央巡视员方运炽与中共皖北特委巡视员来到寿县,在瓦埠镇的上奠寺召开寿(县)、凤(台)、阜(阳)三县联席会议,决定成立中共皖北(寿县)中心县委员会,并酝酿举行瓦埠镇农民暴动。

  寿县瓦埠一带贫苦农民千余人,在中共皖北中心县委曹广化等人领导下,组成皖北红军游击队,举行了瓦埠暴动。这是一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农民反封建反压迫的武装斗争,它为寿县人民革命史写下了光辉一页。

  1932年5月,红二十五军一部攻占正阳,曹广化及时汇报当地政治、经济情况,使红军得到大量军需物资,同时他还组织史大郢一带游击组开展扒粮斗争,配合红军行动,解决群众春荒缺粮问题。稍后红二十五军转移,曹广化又根据组织决定,率领100多游击队员参加红军,加入到了革命军队的滚滚“红流”中。



  加入红军后,曹广化先后任军参谋部书记、总司令部机要科科长、团政委等职,参加了举世闻名的长征。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又历任中央军委军事工业局政治处主任、中央军委后勤政治部组织科科长、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第三八五旅第七七○团政治委员。解放战争时期,曹广化转任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第十师政治部主任、东北民主联军辽东军区后勤部政治部主任、东北野战军后勤部运输部政委职务。新中国成立后,他又先后担任中南军区军需部政治部主任、中南军政大学第一分校政委、步兵学校政委、总干部部军衔奖励部副部长,渐成人民解放军的一员高级将领。

  1955年9月27日下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北京中南海隆重举行首批将官军衔授予典礼。曹广化时任总干部部军衔奖励部部长,他作为全军评衔工作的具体组织实施者,曾与负责这项工作的同志,在全面了解干部情况的基础上,自上而下、普遍排队、纵横比较、反复衡量、征询意见、逐一审查,慎重地提出授衔预案,还曾几次跟随军委和总部领导同志向毛泽东等中央首长汇报授衔预案。

  此后,曹广化相继担任总政治部干部部副部长、防化学兵部政委、军事检察院检察长、总政治部组织部顾问等职,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他还被选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委,后在时任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务书记黄克诚的提议下出任中央“两案”(即林彪、江青案)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也称“中纪委二办”)主任。

  “中纪委二办”在当时是一个神秘的部门,它主要负责建国以来特别是 “文革”中包括“两案”在内的历史事件的清查和审理工作。而且,当时“文革”刚刚结束不久,对“两案”最后怎样定性处理,意见也并不一致,“中纪委二办”即肩负着拨乱反正的历史重任,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党中央对曹广化的信任。

  为了不辜负党的期望,曹广化带领中纪委二办的同志们集中时间,对“两案”进行材料收集和分析整理工作。在那个时期,曹广化异常忙碌,他既负责“两案”办公室的“抓总”工作,又要亲自参与“林彪案”的起草工作,还要向领导汇报。

  根据黄克诚的指示,曹广化与中纪委二办人员做了大量艰苦细致、去伪存真的工作。对于这段史实,曾任总参军训和兵种部政委的田永清将军曾如是说:“在中央的授权下,他们(指曹广化等‘中纪委二办’工作人员)还到中南海阅看档案材料,了解哪些是毛泽东的失误,哪些是林彪、江青等主要案犯的罪行。据此,原来的起诉书砍掉了11个问题,在此基础上起草的新起诉书只写了7件大事。对‘林彪案’的起诉书前后写了16稿,对‘江青案’的起诉书也反复作了修改。”

  对曹广化在中央审理“两案”中的重要作用,田永清将军评价道:“各项准备工作万无一失之后,从1980年11月20日到1981年1月25日,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分为第一审判庭和第二审判庭,公开对‘两案’的主要案犯进行了审理。多行不义必自毙。林彪、江青一伙被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曹广化为这‘两案’特别是为‘林彪案’公诉、审理,付出了大量心血,也为历史所铭记。”

  1985年,曹广化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但为国家为人民奋斗的精神却没有丝毫的减退,他常将这句话挂在嘴边:“毛主席讲过,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人老了,但精神不能垮、不能倒。无论何时何地,我们共产党人都要有一个精神支柱,都要有坚定的理想信念。”将军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田永清将军就曾说过:“曹老96岁高龄时,仍然腰不弯,背不驼,步履稳健,精神矍铄。说起话来有条有理,有根有据。他接待过许多人的访谈,对于数十年前的一些事情,他仍然清楚、准确地记得时间、地点。”

  2004年4月21日,曹广化将军在北京因病逝世。如按我国传统的计算年龄的习俗,他应算作一位百岁将军。●

相关新闻

天下黄埔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