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黄埔军校同学会  >  人物春秋  > 正文

北国之强张隐韬

日期:2016-11-01 15:04 来源:《黄埔》 作者:张金春 孙福军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蜿蜒曲折的漳卫新河和宣惠河,在古城南皮拐了一拐,将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裹在中间,然后平静地向东流去。这个小村庄就是南皮县唐家务村,革命先驱张隐韬就是从这个小村庄走出来,投入到轰轰烈烈的大革命的洪流之中,而后受党组织委派入黄埔军校学习,成为黄埔军校第1期学员,参加了东征陈炯明等战斗。由于作战勇敢,他被派到驻新乡国民2军任副旅长,并组织建立了北方第一支农民自卫军;后来“津南农民自卫军”成立,举行武装起义,张隐韬任司令兼党代表。1926年2月5日,张隐韬被反动军阀弓富魁杀害,牺牲时年仅24岁。“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千古同叹。刚刚在北方燃起的一颗革命火种被反动派扼杀。

  (一)

  张隐韬原名张宝驹,又名张仁超,1902年出生于河北省南皮县唐家务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其父给地主当长工,终年劳累,贫病交加,张隐韬降生时,其父即已去世。寡母为糊口,去天津当佣人。张隐韬寄居在本县郝庄外祖母家。善良的外祖母和憨厚的舅舅十分疼爱他,尽管家境贫苦,还是千方百计挤出钱来供他上学。小宝驹自幼天资聪明,且很懂事,幼小的他就知道母亲在外佣工挣钱和外祖母及舅舅抚养自己的艰辛,深知求学不易,便暗下决心,好好学习,做一个有志气、有出息的人。他发愤读书,成绩优异,加之活泼机敏,待人诚恳,有组织才能,深得老师和同学的喜爱。1918年秋,小宝驹高小毕业,因家庭困难,无力资助其继续上学,他也不忍心让母亲和外祖母再为自己劳神操心,决心到外面去闯世界。于是,张宝驹来到天津找到母亲,经人介绍,谋得一个铁路见习警察的差事。由闭塞的穷乡僻壤来到繁华都市,他很快就发现了城市和农村的差别。当见习警察期间的所见所闻,使他亲身感受到社会的不公和黑暗,他既目睹了露宿街头、饥寒交迫的失业工人和灾民,又看到了灯红酒绿、锦衣玉食、携妻拥妾的资本家的阔绰生活,更令他憎恨的是那些挎刀牵狗、飞扬跋扈、横行无忌的外国人。面对政府的腐败,外国的入侵,人民的灾难,他从心底发出了强烈的呐喊:个人前途何在?中国的出路、民族希望在哪里?从此,他逐渐树立起救国救民的远大志向。为了激励自己,他将自己的原名“宝驹”改为隐韬,意思是要韬光养晦,做一个有雄才伟略的人。

  1919年,五四运动的浪潮波及天津,张隐韬看到了革命的曙光,积极投身到这一爱国运动之中。他结识了于方舟、安幸生、安体诚、于树德等一批著名的北方学界革命领袖。他们向张隐韬介绍苏联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推荐宣传共产主义的刊物,他如饥似渴地阅读,感到茅塞顿开,找到了革命的方向与目标。

  五四运动后,李大钊等人在北京大学成立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1921年11月,该会公开接纳全国各地倾心十月社会主义革命道路的人,张隐韬成为该会在天津的通讯会员。

  研究会得到北大进步教授、教师的大力支持。李大钊给会员作了马克思经济学说的演讲。研究会还经常召开讨论会、讲演会,研读《共产党宣言》、讨论俄国革命及其建设等。张隐韬利用铁路警察身份的方便,经常到京直接听讲,从而拓宽了思路,增长了见识,鼓舞了斗志。在马克思主义启蒙教育下,他对社会的认识已不仅仅停留在因家庭贫困寻求个人出路上,而是从马克思主义的高度看到了社会革命的必然,他在政治上更加成熟,以火一般的革命热情投身于工人运动之中。

  1922年春,张隐韬在天津地纬路铁路工人业余学校当教师,利用课堂向工人宣传革命。这时,中共北京区委负责组织工作、兼任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的罗章龙到天津巡视。党组织分配张隐韬协助罗章龙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的斗争考验,罗章龙看到张隐韬对革命忠心耿耿,热情很高,无论多么艰难的任务也能出色完成,便和天津早期工人运动负责人安幸生培养介绍张隐韬加入了共产党,并经中共北京区委批准,参加了北京大学党支部。从此,张隐韬犹如黑夜中探索行进的航船发现了新的航标,为共产主义奋斗的方向更明确,革命热情更高了。他和共产党员于树德、施存斋等在天津积极举办业余补习学校、工人图书馆、“五五代卖社”“工人乐群会”及建立社会主义青年团。1922年9月,为开辟家乡一带的革命,他发展了沧县大堤东村(现属孟村县)在天津上学的回族青年刘格平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刘格平回到津南把革命的火种引到了这一地区。

  (二)

  20世纪20年代初的北京地区,是北洋军阀政府军事力量集中的地区。因此,北方的革命斗争存在着随时遭受敌人武力镇压的危险,而军阀内部也是互相倾轧,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极不稳定。北洋军阀下层士兵大都是来自农村的贫苦农民,为争取其下层官兵,中共北京区委决定成立军事工作组,罗章龙任组长,张隐韬为成员之一(后来,该工作组发展为军事工作委员会)。由张隐韬代表该工作组出面与北方的各军事学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清河陆军军官学校、烟台海军学校及各省讲武堂)中的进步学生联系,向他们宣传革命思想,交流军事知识和情报,秘密建立党团组织。同时,张隐韬还对北洋军阀内部的有关情况,进行了详细了解和研究。他对《步兵操典》一书颇有研究,并主张以此书为教材,训练工人纠察队,保护工人斗争。由于张隐韬潜心研究军事,很快成为北京区委中的军事行家。

  1922 年,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迅速发展,逐渐成为领导数十万工人斗争的司令部。书记部工作涉及范围甚广,指导北方l2个省和16个大城市的工人运动,工作任务繁重艰巨,人力、经验均感不足。为此,北京区委决定,北方区党员全力参加书记部工作。张隐韬入党后即被吸收为书记部的特派员,频繁地活动在京奉、京绥、正太等铁路线上。

  1922年5月1日,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召开。北京区委、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决定发动北方铁路工人和开滦五矿(林西、唐家庄、赵各庄、唐山、马家沟) 工人大罢工。罗章龙、王尽美、邓培、张昆弟等为罢工委员会主要成员,因张隐韬懂军事,委派他负责2000余人的工人纠察队的训练工作,及罢工期间的组织指挥工作。8月24日,长辛店铁路工人罢工,这时,张隐韬因母亲生病正在家乡,听到消息后,立即从家乡赶赴长辛店罢工现场,同邓中夏等罢工领导人一起指挥了这次铁路工人罢工运动,最终取得了罢工斗争的胜利。10月25日,开滦五矿5万煤矿工人,为反对英国资本家的剥削,进行总同盟大罢工。罗章龙、王尽美、彭礼和、邓培等是罢工指挥部的主要成员。张隐韬负责组织指挥工人纠察队配合罢工行动。罢工期间,张隐韬指挥的工人纠察队,对付3000多名反动军警和英帝国主义的100多名水兵,纠察队与敌人针锋相对,经过反复较量,终于使敌人无计可施。在斗争过程中,罗章龙和邓培被敌人抓去,张隐韬率工人纠察队又把他们抢回来。罢工斗争历时25天,终于取得了胜利。张隐韬在罢工斗争中的突出表现和卓越的指挥才能,赢得了北京区委的称赞。

  北京区委领导的罢工斗争如烈火燎原。1922年12月15日,张隐韬又参与组织领导了正太铁路工人大罢工。罢工委员会发出正式罢工宣言,要求路局答应工人加薪、减少工时等条件。罢工斗争坚持十多天后,资本家只好答复了工人提出的条件,再一次取得了罢工斗争的胜利。张隐韬也在数次罢工斗争中得到了锻炼和考验,成为一名富有罢工斗争经验、并有威望的工人运动领袖。

  1923年1月,张隐韬随同罗章龙、孙云鹏等到郑州参加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北洋军阀吴佩孚和肖耀南,在帝国主义的指使下百般阻挠、破坏。为争取总工会的自由,京汉铁路全线工人举行了总罢工。这次罢工遭到了吴佩孚的血腥镇压,制造了震惊全国的“二七”大惨案。张隐韬率领工人纠察队和罢工工人不畏强暴,奋不顾身,英勇斗争,使一些战友和罢工工人脱险。张隐韬在罢工斗争中置个人生死于不顾,始终站在罢工斗争的最前列,为领导罢工斗争和工人运动做出了重要贡献。

  (三)

  “二七”风暴后,北洋政府交通系和北京军警机关暗中勾结,向中共北京区委与劳动组合书记部发起猛烈进攻,企图将地下党一网打尽。天津、郑州、丰台等处工会组织被查禁,大批工人、学生被逮捕,一时造成北方空前恐怖的状况,大有寸步难行之势。

  在这种形势下,中共北京区委决定必须建立自己的武装,用枪杆子回击敌人的残酷镇压。当时,第一次国共合作形成,孙中山在黄埔创办了陆军军官学校。1924年3月,张隐韬受中共北京区委派遣,和杨其纲、江震寰等4名直隶省青年去黄埔军校学习。3月14日晨到达上海,当时任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宣传部代理部长、中共中央秘书的毛泽东接见了张隐韬等人。后又几经周折,5月经考试正式入黄埔军校学习,成为黄埔军校第1期学生。1期学员共编4队,张隐韬被编入第2队。在黄埔军校,他不仅刻苦学习政治、军事、战术等理论知识,而且积极参加地形作业的野外实习。他还认真阅读了《世界革命史》《中国国民党史》《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史》等著作,军事技能和战术素养得到很大提高。这期间,张隐韬加入了左翼青年军人联合会,和同学们一起探讨时局和救国救民的道理。

  1925年2月,张隐韬被编入黄埔学生军军官教导团,参加了平叛陈廉伯、陈恭受商团叛乱,参加了讨伐广东军阀陈炯明的战斗。在东征东江,重占汕头,围攻淡水,激战海丰等战斗中,张隐韬表现英勇,作为“奋勇队”的一员,与战友们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不怕牺牲,冲锋在前,受到了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的召见和鼓励。

  1925年3月,张隐韬于黄埔军校毕业,受党组织派遣,以左派国民党员的公开身份,到驻河南开封的国民军2军中搞兵运工作。同去的还有其他4名共产党员。张隐韬在开封遇到由天津党组织派来的刘格平,二人对中国革命和战争问题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分析研究。在开封城宫角的一家旅馆里,张隐韬对刘格平说:“北方主要问题是反对奉系军阀,国民军多是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的旧部,未加改造,一遇风吹草动便靠不住。在黄埔由我们党、团员组成的军官革命团,在东江战斗中攻无不克,勇不可挡。这充分证明,我们党应该组织自己的军队,像苏俄那样,建立工农苏维埃政权。”张隐韬对时局的精辟分析,令刘格平十分佩服。

  张隐韬和刘格平先后来到驻新乡的国民军2军2师史可轩旅,张隐韬被委任为副旅长,刘格平为上尉副官。他们在4旅先后发展了军事教练所所长任警哉、独立营营长许权中等为共产党员,并建立了党支部。在连队建立党团支部,积极发展进步军人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年秋,国民军1军、2军一部和3军决定联合攻打盘踞在天津的奉军李景林部。张隐韬认为创建革命武装的时机成熟了,于是经请示当时郑州的地下党组织同意,张隐韬主持召开了4旅党支部会议,研究决定:由张隐韬去津南农村,建立农民武装,刘格平去天津组织工人武装,然后两支部队在津南会师,开辟革命根据地,建立工农革命政权。

  (四)

  在国民军2军中,史可轩是最进步的一名旅长,后经天津党组织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5年,张隐韬等人的行动得到了史可轩的支持,并拨给张隐韬一部分人和枪支弹药。10月,张隐韬携同2军参议陈秀福和一部分人,乘火车北上,在石家庄藁城东集结,有四五十人、三四十支枪,组成一支小部队,打着国民军2军的旗号,向东开来。途经晋县、深县、武强、交河,到达泊镇后,又收缴了一部分败逃的奉军散兵游勇和地方民团,部队达到四五百人。

  1925年12月,张隐韬在泊镇召开了有当地群众参加的大会,宣布“津南农民自卫军”成立,举行武装起义。张隐韬任司令兼党代表,陈秀福任副司令。自卫军制定了军纪,宣布了“驱逐帝国主义,铲除封建主义,实现共产主义”的政治纲领,并提出了“保护农民利益” “打倒反动军阀”“镇压土豪劣绅”“反对苛捐杂税”等革命口号。张隐韬宣布的政治纲领和提出的革命口号,充分显示了一名共产党员的革命理想,也标志着我党领导的革命武装在津南地区的诞生。

  自卫军成立大会后,张隐韬率津南农民自卫军自泊镇出发,挥师东下,浩浩荡荡,首先占领南皮县城,收缴了守城警察、地方民团的百余枪支。张隐韬找到县长,约法三章:供给军费,发足军饷;不准横征暴敛,取消苛捐杂税;打击侵犯农民利益的土豪劣绅。

  部队路过南皮县唐家务、郝庄时,乡亲们听说张隐韬当上了司令,争先恐后涌上街头。只见村口放了几张桌子,墙上、树上贴着征召自卫军的标语,张隐韬穿着军装,外披大氅,向人们宣传革命,动员参加自卫军。一些有志青年积极参加了他的队伍。

  张隐韬率部经盐山县城,进驻旧县镇。经过短暂整顿,进军庆云县。县城内原驻有奉军张宗昌的守军一个营,已闻讯弃城而逃。自卫军占领庆云,收编了100多名地方民团。自卫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所到之处专门打击土豪劣绅。队伍开到乐陵黄夹镇时,当地百姓反映,一个包税商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张隐韬立即将他抓起来,痛打一顿,教育他不许欺压百姓。自卫军名声大振,青年勇跃参军,队伍很快发展到1200多人,编成3个大队和一个50人的手枪骑兵队。1大队留守庆云县城,2、3大队和骑兵队以旧县镇为中心,活动在河北盐山、沧县、南皮,山东庆云、乐陵的广大地区。

  (五)

  不久,农民自卫军回师,司令部驻扎在河北省盐山县旧县镇。为了扩大影响,以“快邮代电”的方式,向全国发出《津南农民自卫军宣言》。宣言发出后,全国震动,北方军阀一片惊恐。国民军2军司令、河南督办岳维峻和国民军3军分别下达命令,消灭自卫军,通缉张隐韬,并要求就地正法。接着国民军3军门致忠旅进驻盐山一带布防,国民军2军弓富魁旅亦由吴桥桑园移防泊镇、南皮一带,对自卫军形成四面包围态势。自卫军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在这紧要关头,张隐韬一面急电在天津的刘格平速来共商对策;一面又亲赴天津找党组织,与驻天津的史可轩商定,将自卫军拉到4旅驻杨柳青的许权中、任警哉处合编,以便保存这批革命火种。而后,张隐韬立即返回旧县镇自卫军司令部驻地。这时,刘格平已受天津党组织派遣前来。张隐韬任命刘格平为农民自卫军参谋长,他们分析了形势,决定率1大队和骑兵手枪队作为先遣队,经南皮县城,到泊镇乘火车北上。1926年12月4日,部队到达南皮县城时,因县城有弓富魁部驻防,城门未开,张隐韬遂率部准备到砖河上火车,当部队行至南皮县城北徐庄时,突遭弓富魁部伏兵截击,双方展开激战。尽管农民自卫军英勇奋战,但由于双方兵力悬殊,自卫军又多系入伍不久的农民组成,缺乏实战经验,很快被敌骑兵队冲散。激战中,张隐韬手持勃朗宁手枪,一连打倒了六七个敌人。但终因子弹打光,寡不敌众,不幸被俘。

  敌人用铁丝将张隐韬捆绑在汽车上,连夜解至农民自卫军司令部所在地旧县镇。守城的农民自卫军两个大队和手枪队700多人,向副司令陈秀福请战,要求冲上去救出自己的司令。陈秀福借口说:“我们上去一打,敌人就可能先杀死张司令。”下令按兵不动。

  敌人把五花大绑的张隐韬押到旧县镇的西门外,用刺刀和枪口对着张隐韬的后心,逼他向自卫军喊话,让自卫军缴枪投降。张隐韬大义凛然,严辞拒绝。敌人又以枪毙威胁他,张隐韬回答道:“枪毙我不要紧,我要当众讲话,我讲完了,随你们的便好了!”

  敌人答应了他这一要求。张隐韬面对围观的群众和国民军官兵,慷慨陈词,高声宣讲俄国十月革命的伟大意义,讲中国人民劳苦大众的苦难,指出只有打倒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军阀的黑暗统治,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工农苏维埃新中国,劳苦大众才能获得解放。

  张隐韬的演讲慷慨激昂,声声震耳,句句动人,一直讲演了两个多小时。围观的群众无不为之落泪,国民军中的不少官兵也都为之感动,就连受命行刑的敌营长也被他的演讲所打动,不忍向他开枪。张隐韬最后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这时敌军中有一个特务跳出来,向张隐韬射出了罪恶的子弹,烈士随着枪声倒在血泊中。那天是1926年2月5日,张隐韬年仅24岁。

  张隐韬牺牲后,自卫军失去了领导,多数战士对副司令陈秀福按兵不动,不组织营救,义愤满腔,纷纷离队回家,一支初露锋芒的农民自卫军就这样夭折了。

  张隐韬虽然牺牲了,但他创建领导津南农民自卫军的英勇业绩,在津南地区人民群众中广为传颂。1985年,刘格平捐资在南皮县烈士陵园为张隐韬树立了花岗岩石雕像,同时建立张隐韬纪念展室。1986年,90岁高龄的罗章龙为纪念张隐韬牺牲60周年赋诗一首:

  北国之强张隐韬,开滦正定显英豪。

  津南起义风云壮,功耀千秋渤海涛。

相关新闻

天下黄埔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